一只装逼如风的狗子

  支合  

策瑜/文,短 [花令] 梨苑

嘿呦这里小珩,欢迎勾搭玩耍~贴吧ID和LOFTER一样,文渣慎入。。。


虐/求轻拍 


后文或许


一方死亡瞩目


一方死亡瞩目


一方死亡瞩目


以上OK?开始!


*


二月似是一个花疏的尴尬光景。


春桃未济,寒梅已零。


但爱花如孙策,怎会被一个时令阻了行?


抬头看看天,思索了一会儿,便朝一个方向去了。


那儿有一个梨苑。


 


*


穿过街巷,不时有孩童笑闹着窜出,便不由自主的要躲,但躲开了孩童,又一头撞入了记忆。


他记得,二十多年前,有两个鲜衣少年,也曾笑闹着跑过街巷,冒失撞了行人,道过歉又开始疯闹。


“义兄,去哪儿啊?”


“带你去赏花”


“骗人,这二月哪儿有花,少蒙我。”


“真要有怎么办?”


“真要有我跟你姓!”


于是一路打打闹闹到了桃园。


望着满园光秃秃的桃树,周瑜心底一阵失落,却仍得意的挑眉道:“如何啊义兄?啊不是,周策?”


那个被嘲的少年却不以为意,拉起他的手朝桃园深处走去:“先别急嘛义弟,还没到地方呢。”


良久,孙策看着呆立在梨树下的自家义弟,满意的点了点头,心下道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找到比还白的东西了哈哈哈(什么鬼)。


然后迈步上前,搭着周瑜的肩膀道:“孙瑜啊,姓孙了可就是一家人了,怎么样你准备何时进我孙家的门啊?”


回过味来的周瑜脸一红,转身一拳就捶在孙策身上:“滚!”


两人便嘻笑着闹开,二月春风一过,扬了满天梨花,就纷纷的落在他们身上。


闹够的两人就着绿坪躺下,周瑜靠在他身上,他伸手帮他拈去发上的白花。


 


*


那真是画一般的场景啊。孙策眯了眯眼,便穿过重重的桃枝径向里去,不大会儿,那一小片隐在桃林中的梨苑便跃入视线。


轻轻靠过去,一个人已靠坐在梨树下,黑发如墨,红衣胜火,眼帘轻阖,手边坛空。


恍然的伸手,想再为他拂去发上乱花,却一穿而过。


怅然的放下手,心中郁闷非常。


晦气,真晦气,怎想到带他来看梨花。


离花。


 


*


树下的人微微动了一下,睁开眼,满目的月华。


摇晃起了身,看暮色已深,暗叫声糟糕。


这么晚,再不回去子明伯言要差人找了。


却仍在树下站了许久。


他在等。


好像一直这样等下去,就会有个人跳出来拍他的肩,嘴里嚷道:“公瑾啊,何时入我家门?”


但是没有。只有咸涩的液滴贴着脸颊滑下,落进嘴里。


好像孟婆汤。


“那就让我忘掉啊。。。。。。伯符!”


梨花突然萧萧落下,树影摇晃,莹白的花瓣在夜空中发光。


梨花落了他满身。


离花落了他满身。


 



评论
热度(9)
© 支合 | Powered by LOFTER